张守刚:把诗歌当作生命

时间: 2019-01-16

张守刚,生于1971年,云阳县农坝镇红梁村人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重庆市作协会员,云阳县作协主席。1990年至2003年在广东、浙江、南京等地打工。1997年从事诗歌创作,被誉为“打工诗人”的代表人物之一。有作品发表在《诗刊》《诗林》《诗选刊》《星星诗刊》《公民文学》。其作品被翻译成英、西班牙等五国文字;获奖数十个;有近百首诗作入选各种诗集选本和中学教材。著有诗集《工卡上的日历》《徘徊在城市和城市》《张守刚60首诗》。

张守刚:我哪里是在写诗,我是用性命在书写自己的人生啊!我的诗来自于生活,就像随便捡来的一样,当然用不着太多的雕饰。李晶莹这样描写我:“张守刚/一个打工诗人的代表/熬出乡愁半斤/忧郁三两,快感一钱/而后涂抹在到处游走的杂志上/让每一个打工诗人添尝。”这首诗形象地说明了我这些诗是怎么写成的。

《彷徨在城市与乡村》

程贤富:有评论家说,你诗中羊的意象是很独特的。

张守刚:有人说,没在子夜里流过泪的人,不是真正的打工者。从我在坦洲打工的那天开始,打工的痛感,打工过程中的茫然与追寻,就在我心灵中暗暗成长。这些生活中得来的细节,成了诗集《工卡上的日历》。我以坦洲为支点,酣畅淋漓地抒发了一个打工者的沧桑生活跟无奈排遣的情感。2003年,我离开坦洲回到老家,又写了不少对于坦州的诗,精选结集成诗集《徘徊在城市与城市》。

张守刚:在外流落的我,倾慕起羊那种简单而宁静的生涯来——它们不仅有满山的青草吃,而且自由自在地吃饱当前,还可能幸福地咩咩多少声。喜好上羊当前,对羊的诗就一发而不可收了。我笔下的羊很奇特,那是因为它们都来自于我对它们的仔细观察。在我心目中,羊非常善良,这正合乎了我的性格,所以一想起那些羊,就让我产生了想当一只羊的愿望。

【作家简介】

程贤富:坦洲这片热土激发了您的文学灵感,在此您创作了多少百首诗歌。回忆起在坦洲的打工经历,您一定有良多感慨?

张守刚:我在坦洲工作的十年里,流浪之苦,断指之痛,不拘一格的人生际遇,一日三餐的挣扎,让我有了倾诉的欲望。每当诗意来临时,我就用诗歌表白着心田。坦州这片热土激发了我的灵感,它成了我文学的发祥地。文学给我打开了生命的另一扇窗子,成就了我的诗意人生。

程贤富:你写作的初衷是什么?或者说渴望通过写作来达到什么样的文学目的?

程贤富:您的诗就像生活的供词,平淡直白却又显现着对生活的热爱。你的诗简洁明快,切实地反映了社会事实,冲动跟激励着打工一族。这些诗,你是怎么写成的?